当前位置:首页 >> 同业动态
贵州省十大千亿级工业产业现状分析与发展建议
(摘要)
哈尔滨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日期:2019.5.9 【字体: 打印 关闭
 
  一、我省十大千亿级工业产业的发展特征
  “十二五”以来,在“工业化、城镇化”两大主战略的强力驱动下,通过一轮“提高工业经济比重五年行动计划”的实施,全省工业经济发展的基础进一步夯实,实力不断增强。2018年全省工业总产值约13290亿元,其中十大工业产业总产值占全省工业的比重超过九成、达94.18%。新型建材、基础能源、清洁高效电力、优质烟酒、先进装备、基础材料、现代化工、生态特色食品等8个产业产值规模达到或超过千亿级,健康医药、大数据电子信息等2个产业产值规模接近千亿级。从发展势头看,近年来大数据电子信息、新型建材、先进装备等三大产业增加值均以年均15%以上的速度增长,发展势头较好。但全省工业持续较快增长的基础仍然不牢,面临的下行压力仍然较大,必须以振兴十大千亿级工业产业为引领,保持工业经济稳中向好的发展势头。
  (一)基础能源产业——设计产能大,释放产能小
  作为全国重要的能源基地,近年来,随着能源工业运行新机制的深入推进,我省基础能源产业积极转变发展方式,加快推动结构调整,产业发展呈现止跌回升良好态势。但是,受国家去产能政策、煤矿采掘失调严重等因素影响,我省煤炭产能释放严重不足。即便如此,2018年全省基础能源产业总产值达到1620亿元,占全省工业的12.19%、位列十大产业之第2位。振兴基础能源产业尚需着力于存量产能的释放;着力于煤层气(煤矿瓦斯)、页岩气、生物质能源、浅层地热能等增量产能的开发。
  (二)清洁高效电力产业——短期内装机规模增长受限,但拓展空间仍有潜力
  近年来,随着火电企业由于亏损较大对下游的电力用户让利能力减弱,电力产业增长势头有所减缓。截至2018年底,规模以上发电企业总计发电量1945.35亿千瓦时,产值1550亿元,位列十大产业之第3位。总体上,短期内全省电力产业装机规模增长空间有所受限,但清洁高效电力产业的振兴发展仍然具有较大潜力。振兴清洁高效电力产业需要着力于挖潜释放现有产能,提高设备出力。
  (三)优质烟酒产业——“低调的”产值规模,“高调的”增加值贡献
  优质烟酒产业以其他产业无可匹敌的GDP贡献率、税收贡献率傲立于全省工业之巅。现阶段以其不到全省规模以上工业13%的总产值占据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重的近1/3份额(几乎是“三分天下有其一”),占据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完税额的近六成(半壁江山有余),真正的财源和工业的双基柱。振兴优质烟酒产业重在保质、放量,酒放量保质、烟提质争量(争取国家指标,如若争取不到放量指标,继续在提档比例上增效)上着力推进。
  (四)新型建材产业——阶段性建设机遇助推其荣登十大产业产值之首,后期水泥市场空间虽然面临收缩,但石材、墙体材料等行业后劲仍足
  建材产业一直是我省的传统优势产业。近年来,在一系列项目建设的强力拉动下,推动全省建材行业出现阶段性快速增长,2013—2018年,建材产业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年均增速达16.1%,增速居十大产业第2位。但随着重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减少,水泥产业面临市场空间收缩的困境。振兴新型建材产业需着力于水泥行业的结构优化;着力于在磷石膏等资源综合利用等方面拓展新空间;着力于把重点放在石材、墙体材料等新兴建材产业上,大力扶持“点石成金”。
  (五)现代化工产业——资源竞争优势明显,产品竞争优势不强
  我省的化工产业从严格意义上讲并不是全产业链的化工产业,仅仅是集中于煤、磷两大资源依赖型领域的化工产业。2018年,现代化工产业总产值仅达到1027亿元,位列十大产业之第7位;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仅为0.5%,延续了2017年以来增速放缓趋势。产品结构不优是其根本性原因。振兴现代化工产业重在走出低端,迈向高端。
  (六)先进装备制造产业——“缺整”“少零”,配套弱
  制造业是工业的核心部分,装备制造是制造业的龙头。2018年,我省先进装备制造业实现工业总产值1212亿元,占全省工业的9.12%、位列十大产业之第5位;2013—2018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年均增速达15.7%,增速居各大产业第3位。但我省装备制造业尚未形成主机带动、配套协同、集群发展的良性格局。振兴先进装备制造业需要着力于整机(整车)、配套和集群,培育新能源汽车的龙头地位。
  (七)基础材料产业——有色行业量小链短,冶金行业缓滑利薄
  有色、冶金等基础材料产业是我省的传统特色产业,也是传统支柱产业之一。2018年,基础材料产业实现工业总产值1060亿元,占全省工业的7.98%、位列十大产业之第6位。分行业看,有色行业主要产品产量小,且产业链条短。冶金行业发展放缓,呈现持续下滑态势。同时,虽然大部分钢铁企业实现减亏或扭亏为盈,但电解锰、铁合金企业生产经营状况不佳。振兴基础材料产业重在拓展深加工、延长产业链,增加就地加工转化率。
  (八)生态特色食品产业——山地民族特色浓,发展潜力待激发
  经过多年发展,我省生态特色食品产业已初具规模。2018年,全省生态特色食品产业总产值已达到1000亿元、占全省工业的7.52%、位列十大产业之第8位;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为0.5%,近六年来首次出现个位数增长。我省生态特色食品产业山地民族特色明显,生态特色食品产业具有巨大的发展潜力和生存空间。振兴生态特色食品产业需着重解决好品牌创建和市场开拓问题。
  (九)大数据电子信息产业——战略引领初见成效,电子制造方兴未艾
  近年来尤其是2014年实施大数据战略行动以来,在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下,大数据电子信息产业实现快速发展。2013—2018年,电子信息制造业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年均增速达48.8%、增速位列各产业之首。2018年,全省大数据电子信息产业总产值已达到950亿元,位列十大产业之第9位。随着5G通信、人工智能等新领域的发展,我省发挥先天、先行、先发优势,大数据电子信息产业将会迎来广阔发展空间。振兴大数据电子信息产业需要着力于5G引领,推进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与各领域深度融合。
  (十)健康医药产业——大健康新兴领域起点高步伐快,传统医药制造领域起步早步履缓
  我省医药产业起步于上世纪90年代,经过近30年的持续发展,民族医药(苗药)特色日渐突出,带动大健康产业快速发展。2018年,全省健康医药产业总产值已达900亿元、占全省工业总产值的6.77%、位列十大千亿级产业之第10位。从大健康产业发展趋势看,我省健康医药产业依托民族药特色、气候环境特色,以康养结合为引领而异军突起的比较优势、后发优势潜力巨大。振兴健康医药产业有待进一步加快以大健康领域为引领的衍生产业的培育发展。
  二、我省十大千亿级工业产业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
  (一)细分行业发展不足,缺乏中高端差异化优势产业
  我省工业大类行业已经实现全覆盖,中类行业覆盖率也达到87%,但产业和产品结构不合理,具体表现为地区间产业结构趋同、支柱产业单一、传统产业占比大、细分行业发展不足、产品覆盖率低,2018年全省在统产品目录覆盖率仅为54.7%,且工业产品以资源型、粗加工产品为主,精深加工不足,产品结构层次低。
  (二)产业集聚程度低、配套不完善,难以形成发展合力
  据对全省100家不同行业领域工业企业进行的问卷调查,在“对所在地产业配套能力是否满意”一项上,半数以上企业表示不满意。多数工业企业以原材料初加工为主,产品大都处于产业链的中低端,产业链条短,集群发展不足,很多产业发展缺乏上下游产业及相关配套产业,没有形成明显的产业集群,孤岛现象严重,难以形成发展合力。
  (三)产业之间关联度不高,缺乏整体联动性
  我省十大千亿级工业产业中,除清洁高效电力产业,其它产业之间几乎互相孤立,产业关联度均较低,相互依托、相互促进、融合发展的态势尚未形成,产业之间缺乏整体联动性。如煤化工是煤炭产业的下游产业,但我省煤化工产业却发展缓慢,仍停留在传统煤化工阶段,资源优势未能转化为产业优势;大数据电子信息产业融合发展程度不深,2018年,我省“两化”融合发展水平44.5,比全国低8.5个百分点。
  (四)龙头企业少,缺乏引领产业振兴的“领头羊”
  我省工业企业以中小型企业为主,龙头企业数量少、规模小、辐射带动能力弱。2018年全省工业企业中营业收入超百亿元的不超过10家。2018年中国企业500强榜单中,我省上榜企业仅贵州茅台1家。在十大产业领域中,多数产业缺少有相当规模和实力的龙头企业。由于能在推动技术进步和提升行业整体发展水平方面发挥积极作用的企业少,很难形成上千亿级的单项产业规模和完整的产业链,导致产业总体竞争力不强。
  (五)企业技术创新能力不强,产业缺乏核心竞争力
  我省工业企业综合实力普遍较弱,创新意愿不强、创新投入不足、缺乏核心技术、缺少自主品牌,成为制约产业可持续发展的瓶颈。一方面,创新研发投入不足。2017年,我省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投入强度为0.71%,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33.33%,远低于发达地区,也低于周边省份。另一方面,创新成果的转化率、创新产出效率和产业化程度均较低。2017年,我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新产品销售收入仅为新产品开发经费支出的10.5倍,全国则达到14.2倍。同时,我省创新成果的转化率、高新技术产业化程度也不高。
  (六)工业投资增速较低,工业经济发展后劲不足
  近年来,我省工业投资增速总体呈下滑态势,且一直低于全省固定资产投资增速。2018年,全省工业投资增速为13%,虽然比2017年提高了7.8个百分点,但比2013年回落了7.8个百分点,比固定资产投资增速(15.8%)低2.8个百分点。从重点产业看,2018年,除民族制药、特色食品、装备制造三大产业工业投资增速较高外,其它产业增速较低。产业投资增速较低,导致产业发展后劲不足。
  三、推动我省十大千亿级工业产业发展壮大的对策建议
  根据我省《十大千亿级工业产业振兴行动方案》,我们应准确把握我省工业化进入中期后半段“窗口期”在“总量、结构和能源消耗等方面将实现新突破”等阶段性特征,立足十大千亿级工业产业基础,按照“全面推进、重点突破,高端植入、替代填补,存(量)增(量)并举,互动融合”的总体思路,以制造业为主战场,紧抓“突破性细分领域、中高端产业集群、百亿级龙头企业、持续性自主创新、良好的产业生态”五个关键着力点,整合或量身定制集中扶持的产业及投资促进政策,提供行业领先的公共服务,强力推动十大千亿级工业产业振兴发展,为全省实体经济的突破发展提供有力支撑。
  (一)发掘工业细分领域,培育“航母级”增量行业
  1.把握国家政策机遇,互动发展甲醇燃料、新能源汽车“双千亿航母”
  一是借政策牌,大力发展煤制甲醇燃料产业,填补我省无石化炼油产业、成品油全部依赖外购的行业空白。这既能延伸我省基础能源及煤化工产业链,又能为我省资源型产业发展换取节能减排指标。二是加快发展甲醇及纯电动等新能源汽车产业,领航装备制造业提速转型。依托我省已取得新能源汽车生产准入的企业,以及致力于甲醇汽车生产的贵阳吉利整车产业化项目(已集中引进零部件配套企业20多家),组合各项产业和消费扶持政策,以消费侧和供给侧两端发力,全力推进。
  2.依托通用航空产业基础,发展通用飞机产业
  利用我省军工系统发展通用航空产业及安顺入选首批国家通用航空产业综合示范区等基础,结合《贵州省通用航空产业发展规划》的实施,制定支持我省通用航空产业发展的具体政策,通过定点招商,加快使谋划多年的通用飞机制造项目落地。
  3.依托铝工业优势,大力发展铝制标准化托盘等产业
  我国物流业正处在转型升级的变革中,物流企业越来越重视技术装备的投入。利用有丰富的铝材资源优势和标准化托盘循环使用推广试点省份的机遇,应与国家物流行业协会和国家标准委办公室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出台专项扶持政策,推动铝制标准化托盘这一百亿元产业在我省定点生产。
  4. 把握清洁高效电力产业趋势,发展抽水蓄能产业
  贵州应立足水资源和水电产业优势,抓住全国抽水蓄能产业发展机遇期,加大与国家发改委、南方电网公司的对接,争取将我省列入国家抽水蓄能建设试点省份,在项目立项、审批和资金、政策等方面给予重点支持。
  (二)培育中高端产业集群,推进“集团化作战”形成合力
  1.推动十大产业融合发展
  一是以大型龙头企业配套产品和精深加工产业为中心,以省内短缺产品和空白产品为切入点,找准缺链环节,积极引进省外优势企业与省内企业的合资合作,鼓励关联企业和产业之间的融合发展。二是深入实施“万企融合”大行动,以龙头企业为重点,发展智能化生产、网络化协同、个性化定制、数字化生产服务、工业互联网等智能制造新模式。
  2.推动上下游企业协作配套
  政府积极组织开展定期化、常态化、多形式的上下游产业对接活动。围绕重点产业对接项目,积极搭建地区之间、园区之间、产业链之间、供求之间需求信息共享的合作平台,引导项目业主采购省内大宗建筑、设备、原料、配套产品。
  3.实施产业集群园区集聚工程
  结合各园区区位特点、资源禀赋、产业基础、环境容量等确定1~2个主导产业,制定并发布产业集群引进指导目录,推动产业链、创新链、资本链、信息链、政策链、人才链在园区融合,实现企业集聚、要素集约、技术集成、产业集群、服务集中。
  4.构建产业集群公共服务平台
  一是对新设立的为产业集群提供管理咨询、信息服务、共性技术攻关、工业设计、物流仓储的公共服务平台,经专项评估后运营成效明显的,按平台建设实际投入的一定比例,给予开办补助。二是鼓励本省国家级、省级企业研发机构对行业内中小企业有偿开放,资源共享,为中小企业提供科技研发、行业共性技术难题攻关等服务,对经有关部门认定后实现产业化生产的服务项目进行现金补助。
  (三)培育百亿级龙头企业,打造产业“领头羊”
  1.实施百亿级龙头企业培育计划
  在十大产业领域,以企业上年度产值为主要标准,各遴选20户左右主业突出、发展前景较好及可推动产业上下游协作配套的龙头企业纳入培育计划,分为迅速做强做大类、快速成长壮大类、发展前景广阔类进行梯级培育;建立动态管理机制,采取分级管理、分类指导、重点帮扶等方式,实现短期重点突破一批,长期梯队培育一批。
  2.实施百亿级龙头企业引进计划
  一是强力实施“百亿级工业项目招商引资攻坚行动”,力争用一年时间在十大产业领域引进3-5个百亿级重大工业项目。二是大力实施产业链精准招商,制定出台《贵州省十大千亿级产业链精准招商指导意见》,按照“产业目录+产业地图+产业生态圈”模式,以“建链、补链、强链”为重点,明确主要布局园区,完善产业生态圈。三是优化百亿级龙头企业引进路径,按照“未落户的积极引进,轻落户的扩资升级,重落户的培育生态”原则,分级对接目标企业。
  (四)加强自主创新,提升产业核心竞争力
  1.鼓励企业开展技术创新
  一是由省财政设立十大产业技术创新资金,引导企业加大研发投入。二是实施大中型企业省级研发机构全覆盖工程,鼓励企业与高校、科研院所共建研发中心、产业技术联盟等研发平台,经认定为国家和省级研发平台的进行一次性奖励;企业购买高校、科研院所科技成果在省内转移转化的,按其技术合同成交并实际支付额给予奖补。三是对十大产业领域企业自主创新成果实施产业化后实现年利税达到规定额度的,给予一次性现金奖励。
  2.促进科技成果产业化
  一是资助购置重大关键装备。对首次购置由十大产业领域企业生产、具有自主知识产权(须有发明专利)、投资达到规定额度的重大关键装备,按购置价的一定比例给予财政补助。二是推进创新产品应用示范。政府采购在同等条件下优先采购十大产业领域企业生产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三是支持科技成果转化。由政府、高校、科研院所、十大产业领域企业联合建设线上线下“科技成果超市”,开展“订单式科研”,完善科技成果转移机制。
  3.强化企业创新人才支撑
  一是引进领军人才。开展十大产业人才需求预测研究,聚焦十大产业转型升级需求,突出“高精尖缺”,加强靶向引才,重点引进一批站在科技前沿和产业高端、具有国际视野、能够突破关键技术推动产业转型的高端领军人才。二是支持十大产业领域企业引进发展急需的技术骨干和紧缺人才,参照省引进博士待遇标准发放住房津贴和生活补助。
  (五)强化政府保障,营造良好的产业生态
  1.设立十大产业发展基金,强化金融支持
  借鉴西安市的做法,通过“引导基金+产业发展基金群”双层结构,整合设立目标规模千亿级的十大产业发展基金。
  2.设立十大产业物流资金,强化物流扶持
  物流成本高是内陆地区发展制造业的硬伤。建议由省财政设立物流资金,对我省制造业产品出口、出省给予3-5年的专项补贴。
  3.以降成本为突破口,提振工业投资信心
  立足省内,着力降低“弹性”成本。对融资成本、水电气要素价格、制度性交易费用等省级政府可做主下调的“弹性”成本,以建设“内陆地区实体经济经营性成本最低省份”为目标,充分利用“国家三大试验区建设”政策,着力完善落实降成本的各项配套措施,大幅度降低区域弹性成本。
  4.提供行业领先的公共服务
  一是优化创新创业服务。组建十大产业技术创新服务联盟,集中力量构建共性技术研发平台,强化关键核心技术攻关,为产业发展夯实技术储备、提供技术支撑;加快创业园区、创业孵化基地等创新平台建设,组建区域科技创新公共平台、增建中小企业公共技术服务平台,为企业创新发展提供全方位服务。二是优化行政审批服务。凡有审批需求的十大产业重点建设项目,全部实行“绿色通道”审批服务,提高审批效率和服务水平。
  课题指导:陈朝伦  张绍新
  课题组长:秦占奎
  课题组成员:李冬莲  佟岩  马芳芳
  夏铈鑫  穆显平
(来源:贵州省发展研究中心网站 http://drc.guizhou.gov.cn/ywgz/yjcg/ztdy/201905/t20190505_38105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