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同业动态
共享经济治理面临的态势、困境与出路
哈尔滨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日期:2018.1.18 【字体: 打印 关闭
 
  共享经济(也称为分享经济)作为互联网下的“新经济、新商业”形态,其发展时间虽然不长,但价值巨大、影响深远。共享经济借助网络等第三方平台,将供给方闲置资源使用权暂时性转移,实现生产要素的社会化,通过提高存量资产的使用效率为需要求方创造价值,促进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共享经济的精髓在于“匹配、分发、共享”,利用技术实现科学匹配、精准分发,最终实现优质资源的共享,用最小的成本解决用户乃至社会的痛点问题。共享经济颠覆了传统经济商业模式,已经广泛渗入到从消费到生产的各类产业,有力地推进了产业创新与转型升级。共享经济的飞速发展同时也对原有制度和监管模式不断提出新的挑战,新旧经济形态之间的矛盾与冲突时有发生。为确保共享经济在我国持久健康地发展,全面掌握全球发展态势、深入剖析面临困境,提出切实可行的对策建议至关重要。
  一、共享经济的全球发展态势
  目前共享经济浪潮正在席卷全球,平台企业持续增加,共享领域不断拓展,市场规模高速增长,行业竞争越发激烈,竞争格局快速变化。
  (一)共享经济爆发式增长
  2008金融危机以后,共享经济在全球范围内迅速增温,从欧美不断向亚太、非洲等地区的上百个国家扩张。共享的领域同样迅速拓展,从最初的汽车、房屋共享迅速渗透到金融、餐饮、空间、物流、教育、医疗、基础设施等多个领域和细分市场,并加速向农业、能源、生产、城市建设等更多领域扩张。作为共享经济的鼻祖,美国两家企业Uber(打车应用平台)、Airbnb(房屋短租平台),以及中国的滴滴快车,最近两年均呈现出爆发式增长态势,三家企业市值都超过了200亿美元。据美国权威机构统计,美国2010年从事共享经济的企业不到20家,而截至2015年4月底已增至198家。据《中国分享经济全景解读报告》数据显示,2014年到2015年中国共享经济企业出现井喷式爆发,新增共享经济企业数量同比增长3倍。据《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6》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共享经济市场规模约为19560亿元,预计未来五年年均增速在40%左右,2020年市场规模将占GDP的10%以上。
  (二)竞争格局尚不稳定
  全球共享经济总体看仍处于起步阶段,成长迅速,竞争激烈,尚未形成稳定的竞争格局。共享型企业的收入来源主要为中介收费、搜索排名、流量广告、金融收益等。目前只有少数起步较早的企业获得了一定的先发优势,初步形成相当用户规模和较高市场占有率,开始建立起成形的盈利模式。众多的领域和初创企业仍处在探索过程中,尚未形成可持续发展能力。从地区发展角度看,美国是共享经济发展的领头羊,2015年,美国共享市场规模约为5100亿美元,约占美国GDP的3%。欧洲、亚洲各国的平台企业正在迅速崛起,全球竞争格局处于快速变化中。
  (三)政府导向逐渐明晰
  随着共享经济的迅猛发展与人们对其意义作用认识的逐步深化,许多国家和政府部门对待共享经济的态度从观望、犹豫转向明确支持。如美国2012年4月出台了《促进创业企业融资法》,成为第一个股权众筹合法化的国家;2014年全美有17个城市议会和4个州通过了合法化专车的城市条例,到2015年8月合法化专车的城市与州合计扩大至54个。2014年9月,英国宣布将打造共享经济的全球中心以及欧洲共享经济之都。2015年,澳大利亚的悉尼采用政府主导、企业运营的模式推进汽车分享,并将“汽车使用分享”计划作为城市发展规划“悉尼2030”的一个重要内容。
  二、共享经济面临的治理困境
  虽然共享经济风口正起,但当前我国共享经济还处于发展初期,市场发育极不完善,面临社会诚信水平偏低、监管体系严重滞后、产业发展极不成熟等重重困境。
  (一)社会诚信水平非常低
  共享经济实质上是在信息不对称条件下陌生人之间进行的交易,交易成功率直接取决于社会诚信水平,诚信水平越高则交易的成功率越高。虽然交易平台可以降低交易双方的搜寻成本,但是信息不对称所导致的逆向选择和道德风险问题却很难直接通过交易平台减低。由于历史原因,目前我国的整体信用环境处于较低水平。据世界价值观调查数据显示,中国有87%的居民完全不相信陌生人,诚信水平位于被调查的43个国家最后一名。社会诚信水平偏低直接导致共享经济交易成本偏高,使得共享经济模式推广困难重重。
  (二)监管体系严重滞后 
  共享经济的发展对现有的政策、制度、法律提出了新的挑战。目前我国还没有专门针对共享经济的法律法规,绝大部分地方政府主要依据传统思维和模式对共享经济进行监督管理。当前占主导地位的经济社会管理制度建立在工业经济和工业化大生产基础之上,强调集权、层级管理、区域与条块分割等管理方式,注重事前审批和准入。基于网络的共享经济具有典型的网络化、跨区域、跨行业等特征,快速发展的实践使得许多制度变得越来越不适应。当前许多新业态游走在监管的灰色地带,如股权众筹在我国还处于法律与监管的模糊地带。有些创新实践则面临不合理的制度要求,如从事互联网教育的企业被要求配置线下教学用地,否则不予审批。
  (三)产业发展异常混乱 
  共享经济模式下产品与服务的供给方通常是大量不确定的个人或组织,尤其是当前诸多领域的共享经济都处于探索阶段和发展初期,其服务和产品的安全性、标准化、质量保障体系、用户数据保护等方面存在不足和隐患。多数企业并未找到有效的商业模式,同质化竞争非常普遍,多数领域仍处于乱战状态。此外,多数领域的共享经济模式尚未取得合法性,无法纳入正常监管体系,导致不公平竞争、税收、劳资关系等诸多问题无法得到妥善解决,容易被不良商人钻空子。
  三、共享经济的治理出路
  飞速发展的共享经济极可能引发深层次的社会分工与组织变革,涉及的领域之广、人员之多前所未有,协调难度异常艰巨。面对共享经济所遇到的重重困境,政府部门应打破传统经济的立法思维和监管模式,根据共享经济独特的特点,综合政府、企业、社会组织、公民等多方力量,加速健全个人信用体系、积极创新监管模式、强化引导企业履行社会责任。
  (一)多管齐下健全个人信用体系
  建立完善的信用体系是共享经济长久持续发展的关键前提,美国、英国等国共享经济的快速发展主要得益于构建完善的社会信用体系,共享经济平台企业可以充分利用政府信用信息资源。面对当前我国有关个人信用法律法规较少的情况,首先要加速健全相关法律法规,建立起完善统一的失信惩罚机制,通过信息共享把信用信息应用到经济生活各个方面,加大对失信行为的处罚力度,提高失信成本。其次是加快培育市场主体,政府应着力打造一批实力强大的信用评级机构和征信机构,为这些机构提供良好的发展条件,相关部门的信用信息应对这些机构开放。最后加强引导和培育市场对信用产品的需求,政府可通过政府信用背书等形式营造良好的社会信用环境,促使信用成为人们日常经济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二)更新思路创新监管模式
  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背景下,政府部门应重新思考自己的定位,在完善相关法律法规的基础上,不断创新监管模式。首先依据共享经济自身特点,通过立法努力营造一个开放、包容的市场环境,不断完善对共享经济的监管。其次探索实施“合作监管+自律监管”的混合监管模式,把共享平台视为监管框架的主要构成部分,充分利用共享平台实施合作监管。如在美国,卫生检查员可以使用Yelp(美国著名商户点评网站)评级来分辨餐厅是否有引起食物中毒的嫌疑。最后针对目前部分平台为促成交易或降低成本,不要求交易双方购买保险的情况,可探索强制实行保险制度,强制平台推出详尽的保险制度,切实保证出现问题时各方利益得到保障。
  (三)想方设法引导企业履行社会责任
  社会治理需要政府、企业、社会组织、公民等多个主体共同参与,在共享经济的治理中,政府和企业发挥的作用至关重要,政府应想方设法引导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约束企业承担必要的社会责任应成为政府监管的重要原则,如要求网络平台代征税、宣导监管法规、配合执法部门执法等。截至2015年3月,阿姆斯特丹、华盛顿、旧金山、芝加哥等多个城市开始授权Airbnb(房屋短租平台)代征酒店税。阿姆斯特丹还对对Airbnb的监管法规提出要求,要求其在平台上向房主与租客明示政府有关监管要求,每年向房主两次发送邮件提示法律规定,同时配合打击非法短租行为。

(来源:湖北政研网 作者:湖北省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 许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