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决策参考
军民深度融合 创新驱动发展
哈尔滨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日期:2017.10.24 【字体: 打印 关闭
 
  一、机遇难得,大有可为
  随着科学技术快速发展,国家战略竞争力、社会生产力、军队战斗力的耦合关联越来越紧,国防经济和社会经济、军用技术和民用技术的融合度越来越深。同时,我国面临的外部压力、发展阻力和地缘安全挑战相互叠加,必须同步提升经济实力和国防实力,提高抵御风险的国家战略能力。实施军民融合发展战略是形势使然、历史必然。党中央、国务院将军民深度融合上升为国家战略,出台系列纲领性文件,做出系列重大决策部署,成立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国家层面将成立数百亿量级的军民融合基金。军民融合战略将深刻影响我国经济格局,开启数个万亿级产业,这也将是未来30年我国经济发展的新特点。我们必须深刻、清醒认识军民融合的时代趋势及其对创新驱动战略实施、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重大意义,抢抓机遇,协同创新、壮大产业,打造助推我市经济增长的新引擎。
  国防科技工业是天然的军民融合载体,是军民融合最重要的领域。黑龙江省国防科技工业是建国初期建设起来的国家重点军工科研生产基地之一,全省目前共有13家军工企事业科研生产单位,其中11家集聚在我市;工信部直属的“国防七子”中,两所高校位于我市;获得武器装备科研许可的配套单位26家,从原军工企业剥离、改制为民品生产的企业8户;全省41位两院院士,军工系统占据35位。拥有较强的自主研发能力,在陆、海、空、航天、电子等领域武器装备研制生产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军工科技发展对城市科技进步的带动作用愈加明显,“军转民”科技创新孵化不断加强,“民参军”队伍不断壮大,军民融合产业规模快速增长。2016年军工企业实现工业总产值200.7亿元,同比增长19.3%,远高于全市平均增幅。哈尔滨军民融合有基础、有潜力,大有可为。
  二、顶层设计,统筹协调
  与成都、西安等城市相比,我市军民融合存在重视不够、渠道不畅、对地方经济拉动优势未充分释放、顶层政策设计尚待完善等薄弱环节和深层次问题。尽管“十三五”规划多次提及军民融合产业,也包含一些军民融合大项目,但分量和精度不够。建议加强军民融合总体规划设计,将其纳入全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大局谋划发展,并与产业发展、自主创新、人才建设等专项规划有效衔接。
  在哈军工企业和国防科技工业领域大学、科研院所均为中直单位,分属7个央企总部和1个部委,配套的企业、院所也多是中省直单位。尽管市工信委成立了军民融合产业联盟,但影响力、推动力有限。建议成立由主要市领导牵头、相关职能部门参加的高层级组织领导机构,尽快明确具体负责部门,统筹推进落实。进一步完善协调推进机制,全面与中航空、中航天、中兵器、中船重工、中电科等军工央企总部和工信部、国防科工局、军队系统的相关部门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建立长期稳定的协商制度,争取各集团在建设区域性总部、布局重大项目时优先考虑我市。
  三、厚植优势,助力升级
  充分发挥军工技术、设备设施和人才优势的引领和带动作用,把推动军民深度融合发展作为积极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推动中国制造2025(哈尔滨)建立先进产业体系的主要举措,依托现有研发生产优势,突出产业重点、注重特色项目,培育对我市经济增长具有重大支撑作用的军民融合产业板块,在优势领域形成军民融合产品产业应用市场。
  一是,民用航空领域。未来我国民用航空产业将呈成倍增长趋势,特别是低空开放将使今后十年通用航空市场产业规模达1-1.5万亿元。充分利用哈飞、东安的先发优势和资质许可认证,哈工大等大学院所为技术支撑,与俄罗斯等国际技术优势对接,以军民两用轻型和重型直升机及小型、中型多用途通用飞机整机制造为中心,抢占先进涡桨(轴)发动机、传动系统市场,大力开发生产高性能、高质量航材、航电、航仪等配套产品,在激烈的竞争中把握主动权。以深哈合作为契机,借助深圳无人机产业领军优势,在工业无人机研发生产领域取得突破,合作共建国家无人机检测中心。
  二是,卫星应用领域。随着我国北斗卫星导航系统试运行,军转民卫星应用特别是北斗导航市场成为商业化前景广阔的新兴产业增长点。依托哈工大、哈工程在卫星研制、激光通信方面研发优势,与深圳合作,引导两地企业与央企共同参与国家北斗项目应用和推广,合作搭建北斗应用平台,在自动驾驶、车道级导航、物流监控、形变监测、智慧城市、精准农业等领域抢占市场,力争培育成战略性新兴产业。
  三是,海洋工程装备领域。我市虽然不具备海缘优势,但哈工程“三海一核”创新特色突出,哈电气集团汽轮机厂大型舰船主动力装备、中船重工703研究所和广瀚科技公司中小型燃气轮机处于国内领先地位。应在高性能船舶设计、双燃料发动机控制系统和液化天然气动力总成、导航设备与系统、海洋智能潜水器和动力定位等方面巩固研发和生产优势,在重型燃气轮机、核动力装备等方面产学研联合攻关,在小型多功能多用途高速快艇、特种海洋运载器、水下作业装备、海洋信息专用设备等方面实现就地产业化。
  四是,智能装备领域。我市是全国最早研发和生产机器人的城市之一,哈工大机器人集团研发能力位列全国前茅。机器人产业是迅速上升的朝阳产业,我市应发挥优势,加大发展力度。将信息技术融入机器人研发制造,重点研发高性能、智能化的工业机器人、服务机器人以及军民两用防务和医用机器人,重点发展以电机、锅炉、汽轮机等提档升级的大型装备智能化、面向军民两用市场的智能医疗器械、智能仪器仪表等,提高我市装备制造业智能化水平。
  五是,新材料领域。依托哈工大、哈工程、哈理工、哈焊接所、哈玻璃钢研究院、省科学院石化院等校所,哈飞、东轻、航天海鹰哈钛、万鑫、天顺等企业,产学研用衔接,加速科研成果产业化进程,开发一批国内领先、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军民两用先进新材料。重点发展高性能碳纤维、航空航天复合材料制品,石墨烯、石墨材料,树脂基复合材料、陶瓷基复合材料、金属基复合材料、无污染环保型高分子粘合材料、特种金属焊接材料等,形成具有哈尔滨特色的军民两用新材料产业体系。
  六是,专用车辆领域。充分挖掘哈一机、建成集团、哈飞汽车、东安等企业专用车辆开发生产的潜力,统筹国内和国际两个市场急需,重点开发适应沼泽、沙漠、山地、雪地等地形的满足国防、反恐、救灾、抢险、科考的全地形多用途双节履带车辆,绿色环保且适合北方气候的城市电动公交车,适应中长途运输的冷链运输汽车、压力容器运输汽车和轨道集装货车等。
  四、机制创新,成果转化
  囿于长期形成的“条块分割”体制,民口企业与军口企业双向交流有时受阻,校所部分科技成果处于内流、存留状态;在哈军工企业均为中央企业,“三权在上”没有自主权,新上民品项目审批难,存在军地之间自成体系、自我封闭问题,军民融合整体效益尚未充分发挥。
  应以市场化思路突破技术成果产业化难题,不断尝试多元化军民融合技术产业化模式,积极推动重大军工技术在达到终极技术目标前所形成的技术溢出和军民融合技术应用,以形成更多的适应市场需求的产品。鼓励军工企业采取技术转让、合作开发、二次开发等方式,推进军工高技术向民用领域转移;引导军工企业、科研校所通过民用核心、关键技术研发,催生科技型“小巨人”企业,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军工企业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的七大重点混改行业,年初以来各大军工集团纷纷发布2017年混改“路线图”。应加大军工骨干企业培育支持力度,协力深化大企业改革和技术提档升级;鼓励符合条件的社会资本参与军工企业的股份制改造,通过参股、控股、兼并和收购等多种形式,参与一般武器装备及配套产品生产的军工企业改组改制;探索军工企业二、三级单位混合所有制改革,激发科研团队技术创新和产业化的内生动力。通过机制创新摆脱传统体制刚性束缚,以“三权改革”为重点,落实国家、省市科技大会出台的系列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政策,激励国防科工系统的优秀科研队伍既承担国家科技重大专项任务,又关注重大市场变化满足市场需求,与我市产业发展紧密对接,将校所存留和在研的应用型科技成果加快溢出并迅速就地转化。
  五、搭建平台,资源共享
  完善军民资源共享机制。搭建军民融合信息服务平台,建立军品科研生产需求、能力建设需求、军工技术转化需求等信息收集发布机制,以及民口前沿、先进技术和优质产品资源信息收集和推荐机制,建立军民两用科技成果、专利、新产品等科技数据库,为政府、军队、军工企业和民口单位的交流合作提供及时、准确、系统的信息支撑和服务。发挥政府协调管理作用,统筹军工企业、科研院所、“民参军”企业、高等院校科研设施资源共享,完善军民融合协同创新中心。建设军民融合科技创新研发平台、成果交流和转化推广应用平台,推动技术、人才、信息、管理等资源要素双向转化运用,组建军民协同创新联盟,支持全产业链军民协同创新和联合攻关,以实施重大产业项目带动科技研发、装备制造能力跃升和传统军工产业优化升级。
  创建国家军民融合创新示范区。目前,北京、陕西、湖北、湖南、四川等地,已建有20余个国家级军民结合产业基地,西安、长沙等城市依托军工科研生产优势建设若干军民融合示范园区,促进与地方经济深度融合。中国兵器工业集团与西安经开区签署合作共建国家军民融合改革创新示范区协议,兵器基地投资154亿元、落实产业化项目23个,竣工投产后可形成300亿元/年的规划产出能力。青岛依托古镇口军民融合创新示范区引进哈尔滨工程大学青岛研究院、中电国创军民融合产业园等一百多个军民融合大项目,总投资超过800亿元,将打造国内领先、国际一流、军民融合的船舶与海洋工程装备领域高新技术百亿级产业集聚区。我市应在经开区国家新型工业化产业示范基地(军民结合)基础上,结合哈尔滨新区建设,建立军民融合产业示范园区,以“天、海、网、电”优势研发制造领域为主,将我市丰厚的军工资源优势转化为全面振兴发展的新动力,使我市成为国家军民融合发展示范城市。
( 作者:徐树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