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决策参考
加快我市民营众创空间发展的几点建议
哈尔滨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日期:2017.9.28 【字体: 打印 关闭
 
  众创空间是顺应网络时代创新创业特点和需求,通过市场化机制、专业化服务和资本化途径构建的低成本、便利化、全要素、开放式的新型创业服务平台的统称。作为一种新型的创新创业服务平台,众创空间在激发全社会创新创业活力、加速科技成果转化、以创业带动就业等方面具有良好功效,成为各地竞相发展的重点,面对众创空间发展热潮,我市也进行了积极探索,并取得了一定成绩,尤其是民营众创空间得到了较快发展,成为孵化器队伍中的一支新生力量。据有关部门统计,截至2017年4月末,纳入我市市级管理的众创空间共34家,其中,以民营企业为运营主体的众创空间13家,占总数的38.2%,在孵企业(包括团队)437户,孵化面积(建筑面积)19724平方米,吸纳就业2052人,民营资本的强力介入,有效助推了我市双创事业的快速发展。但在调研走访万众创业谷、云创咖啡、乐业、元创谷等10余家民营众创空间(含混合所有制)时发现,其在积极投身我市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事业并取得斐然成绩同时,也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矛盾和问题。
  一、我市民营众创空间发展存在的主要问题
  1.功能定位不清,同质化竞争严重。一是物理空间小、入孵企业体量小。在调查的10余户众创空间中,除云创咖啡、科服汇等少数几家大型企业外,其它民营众创空间的实际孵化场地大多300—2000平米之间,物理空间相对较小。同时,由于初创企业需要帮扶的力度大、优质项目筛选难、盈利周期长,导致通过项目路演、审核入孵的企业少、体量小,部分企业甚至仅将众创空间作为对外交流的窗口,并无实体入孵企业。二是运营经验不足,创新能力较弱。我市民营众创空间的实际运营时间大多不足两年,并且创办者多是房地产商、教育培训人员转行经营,运营经验少,加之入孵企业还处于初创期,融资难,团队的核心研发人员一般仅有2-3人,研发能力相对较弱。三是区域分布不均衡,同质化竞争严重。近两年我市新增的民营众创空间主要分布于科技资源丰富、交通和生活相对便利的南岗、香坊等核心区;在发展上处于各自为战,互相“争抢”入孵企业,持微股换服务、“二房东”、靠政府投入等维持日常运营阶段,团队之间协作少,创业生态圈尚未真正建立。


数据来源:哈尔滨市科学技术局(2017年5月)

  2.基层管理体制不顺,政策落实不到位。一是基层管理“倒金字塔”现象严重。据调查,区、县(市)众创空间的管理部门,需要同时承接来自市发改、科技、工信、人社、商务等多个职能部门的工作和安排,人手严重不足。以南岗区主管众创空间的科技局为例,实有编制9人,而真正在编在岗、保证日常工作的仅有4人,工作任务十分繁重。二是由于部门交叉管理造成众创空间成本增加,入孵企业和众创空间在项目申报方面,往往需要根据各部门的要求逐一通过其平台申报,平台各归各口、要求不一,给入孵企业和众创空间徒增人力成本,导致众创空间不得不安排专人每天负责政府相关部门文件查询、项目申请等事项。三是政策落实不到位。由于政府文件流转时间长、时效性差,曾出现入孵企业拿着临近截止日期的文件找到众创空间,众创空间又找到区、县(市)具体负责部门,而负责部门未及时收到文件,政策无法落实等情况。
  3.日常管理粗放,创业扶持作用有限。一是管理粗放。我市民营众创空间的核心管理团队一般3-4人,由于人员少,专业化水平不高,对入孵企业和“创客”的日常管理相对粗放,存在毕业标准不统一,毕业机制缺失等问题。同时,为享受政府的各类扶持政策,民营众创空间更多的采取虚拟注册和虚拟孵化的方式增加入孵企业数量,致使入孵企业实体注册少、虚拟注册多,实体孵化少、虚拟孵化多。二是创业扶持作用有限。众创空间与入孵企业或“创客”关系松散,对优质的、前景可观的企业持股孵化,对一般企业则简单采取出租场地、提供有偿服务为主,入孵企业间因行业、产业结合度不紧密,不同程度存在相互协作少的问题。在配套服务方面,民营众创空间只注重对入孵企业提供工商注册、项目申报、人事服务等前期服务,轻融资对接、财务法务顾问等中后期跟踪配套服务。
  二、加快我市民营众创空间发展的建议
  1.加大扶持力度,提高政策时效性。一是在评估、考核、评价、竞赛等方面要进行分类,消除政策壁垒,将孵化器和众创空间区别对待,使其在一个起跑线上同台竞技。二是在政策制定上,要广泛征求民营众创空间意见,增强政策针对性和时效性,不搞年底集中评价、突击花钱,建议借鉴北京等发达地区先进经验,从政策颁布到实施,至少留有半年以上的知晓时间,提高政策知晓率。三是帮助企业培养管理人员或引进先进管理团队,改善我市高层次管理人员少、特别是中国火炬创业导师稀缺的现状,提高管理水平。四是充分发挥政策激励作用,加大对重点众创空间的倾斜力度,发挥典型引领示范作用,形成有序竞争生态圈。
  2.搭建沟通交流平台,发挥社会组织作用。一是要统一口径,整合各类公共服务平台资源,建立运行高效的“大平台”,避免平台重复建设和闲置浪费。二是充分发挥行业协会、众创空间联盟等社会组织的作用,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搭建政府与众创空间、众创空间与入孵企业或“创客”之间的沟通交流平台。三是有序引导我市民营众创空间错位发展,增加专业型众创空间数量和提高其发展质量,通过简化手续,增加额度,进一步发挥小微企业创业服务券、科技创新券的作用,加大对入孵企业的政策扶持力度。四是借鉴北京、深圳等地经验,在市民大厦等地增设政策咨询服务窗口,做好政策配套和解读工作。
  3.加强“自造血”功能,提高运行维护能力。一是增强民营众创空间抗风险能力,政府做好投融资对接、校企合作、加速器建设、政府购买服务等“节点”工作,其他方面应充分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二是加大对公益属性大、处于研发阶段企业的政策倾斜力度,改变有些民营众创空间依靠政府补贴存活的现状。三是吸引国内外知名众创空间到我市安家落户,加快民营众创空间提档升级步伐,真正激发出民营众创空间的市场潜能。四是完善企业域内迁移或域外迁入政策,改变重企业前期注册入孵,轻中后期运营维护的管理模式;引导民营众创空间错位发展、抱团取暖、进一步向专业化迈进,增强自力更生能力。
( 作者:刘德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