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决策参考
关于推进我市数字文化惠农服务的建议
哈尔滨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日期:2016.11.22 【字体: 打印 关闭
 
  2016年4月,省文化厅印发了《“黑龙江省数字文化惠农服务年”活动实施方案》,要求各地市、县图书馆负责组织本地的数字文化惠农服务年活动,通过本区域乡镇(街道)、村(社区)共享工程基层服务点,征集、统计广大农村群众对数字资源的个性化需求,利用移动数字服务、远程数字服务等方式,开展覆盖全省的公共数字文化惠农服务。我市应抢抓机遇、充分利用、整合现有数字文化惠农服务资源,构建覆盖城乡的数字文化服务体系,更好地服务和支持“三农”发展。
  一、我市数字文化惠农服务现状
  1.城区数字农家书屋管理体系基本建立。早在2012年我市就承担了省里建设60家数字农家书屋的试点任务。当时,市书屋办选取农家书屋建设较早,经济环境相对优越的呼兰、香坊两区进行推广建设。最终呼兰区建成数字农家书屋18家,香坊区建成42家,随后又陆续完成其他区的数字农家书屋建设工作,并从2012年5月份开始,对数字书屋的日常管理与开放使用进行了规范。
  2.文化共享工程、数字图书馆推广工程平台搭建完成并发挥惠农作用。自2006年以来,我市借助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哈尔滨市市级支中心平台,利用国家中心下发的数字资源和整合我市已有资源开展对外服务。其中,哈尔滨市图书馆利用馆内1256.71GB数字资源,为市区48个固定服务点每个点设立两台装有共享资源的电脑并定期进行更新维护,为46个流动服务点提供具有针对性的数字放映服务;并且自2015年初开展了由国家图书馆自上而下的数字图书馆推广工程数字资源加工工作,当年完成任务量2万条,2016年完成地方文献数字化3万页,政府信息公开1万页,网事典藏200个网站,图书馆公开课50讲。
  3.数字文化惠农服务活动有序推进。市图书馆利用“边疆万里行数字文化长廊”一体机和共享工程视频机顶盒开设共享工程体验区,供读者浏览和阅览数字文化资源;在市区周边基层服务点分发“文化共享助春耕”系列光盘给当地农户;有针对性地在乡镇、村(社区)开展数字图书馆推广和应用讲座,现场教授社区居民、外来务工人员、村民使用数字资源;组织乡镇、村(社区)居民观看惠农电影及视频,内容涵盖种植养殖技术、农村留守儿童学习考试课程、老年康乐生活、美丽乡村风光、政策法规、优秀影视剧节目等。
  二、我市数字文化惠农服务存在的主要问题
  1.数字农家书屋重建设,轻管理和后续运营维护。2013年,由于市财政不再将农家书屋的经费列入当年财政预算,造成数字书屋停用。2014年4月,有关部门曾提出恢复建设数字农家书屋的设想,并将经费预算上报财政部门,但由于各种原因最终未获通过,加之负责此项工作的省书屋办撤销,市书屋办因运营、应用、电信费用、设备维护、人员经费等没有保障,配套设施不完善,工作无法接续,最终造成数字书屋资源闲置,数字文化惠农服务作用未能持续发挥出来。
  2.文化惠农服务平台管理分散,专业人才队伍极度匮乏。据调查,我市现有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数字图书馆推广工程、公共电子阅览室计划、数字农家书屋、边疆万里行数字文化长廊、黑龙江省数字文化网、哈尔滨市文化信息网等多个惠农平台,隶属于不同部门,造成多头管理,信息互通不畅。同时,目前我市懂数字资源的网络人才、负责数字文化资源的专业人才匮乏,且兼职多,专职少,部分图书馆多年未招正式人员,很多区县馆人数为个位数,造成活动开展数量不足,范围不广,效果不佳。如市图书馆受制于事业单位人事编制冻结影响,技术人员一直未增加,目前仅有1人负责共享工程及文化惠农服务活动开展,每次开展惠农活动只能临时抽调其他数字资源加工的人员进行协助,致使活动开展不够深入,疲于完成任务,群众参与活动热情难以持续。
  3.数字文化惠农活动针对性不强,组织协调力度不够。目前,我市前期的数字文化惠农活动主要安排在市区、乡镇各个社区,而社区以城市居民为主,惠农效果不明显,限于工作人手、服务时间等原因与农民、“农民工”等群体对接不够,活动“触手”太短,未达到真正惠农效果。同时,市图书馆与基层馆无行政隶属关系,只有业务指导关系,基层馆配合力度有限,急需得到当地基层政府部门、基层服务站点、服务集体或服务个人的支持。
  4.基层服务点设备老化,无法更新加载惠农资源。据调查,我市各个社区、村屯基层服务点原有的共享工程机器,建设初期政府财政只投入建设经费而没有运维经费;后期建设的小部分服务点争取到的部分运维经费也仅够其运行维护,无力抽出资金改造建设初期购置的机器,造成服务点设备普遍陈旧、老化。有的服务点办公设备甚至还是2006年前后生产的CRT俗称“大脑袋”的显示器,硬盘容量只有40GB。由于原有配件已停产,设备升级困难,造成省里一次下发的数字文化惠农资源无法拷贝到只有40GB硬盘的电脑里,严重影响文化惠农工作的开展。
  三、推进我市数字惠农服务的几点建议
  1.加强组织领导,强力整合现有资源。一是加强数字文化惠农服务的重视。各级地方政府应成立专门的领导机构,制定相应制度章程,建立多部门联动机制,为数字文化惠农工作的开展提供组织保障。二是整合现有数字文化惠农资源。建议将分散在各个部门的数字文化资源进行整合和互联互通,避免重复建设,加强网络、资源、管理和服务体系建设,吸纳有关方面代表、专业人士、各界群众参与管理,加强社会组织和社会力量参与度,将数字文化惠农服务活动进一步“下移”,统一组织、协调活动。
  2.重启数字农家书屋工程。为推动落实哈尔滨市文广新局“十三五”规划中提出的“推动有条件的地方建立数字农家书屋,在特殊边远困难地区和民族地区推进卫星数字农家书屋建设”,政府有关部门应深入调研,积极与发改、财政等部门沟通,争取立项,申请专项资金,先期试点,逐步推开数字农家书屋建设。特别是要充分发挥卫星数字农家书屋覆盖广,网络传输效率高、容量大,不受地理环境影响和现有网络资源限制,卫星网络安全可控,投入成本低的比较优势,重启数字农家书屋建设工程。
  3.加大投入与考评力度。一是将数字文化惠农服务纳入地方政府绩效考核、地方领导干部综合考核评价,将资金配套、进度更新、管理培训和发挥作用等要求进一步分级细化作为基本指标,进行综合评定和量化考核。通过机制化的督察考核,促进数字文化惠农服务活动管理水平和服务质量不断提升;二是加大财政投入力度,统一管理活动资金。将数字文化惠农服务经费纳入政府财政预算,年度活动经费应满足实际工作需要,以便及时更新更换基层服务点设备设施,确保活动的顺利有序进行。
  4.创新活动形式和载体,增强服务内容匹配度。一是创新数字文化惠农服务活动的形式和载体。开展特色活动,加强与乡镇中小学、农村留守儿童、农民工子弟小学,农村残障人士、城乡结合部、农民工“杵大岗”集聚区和居住区的沟通与联系,利用微博、微信公众号、手机客户端定期发布活动信息和预告,适时更新和完善活动内容。二是增加互动功能。用智能手机等终端设备在线访问移动数字资源,利用微博、微信、手机客户端、视频弹屏、网络社区等新媒体服务项目或服务功能进行在线互动交流。三是开展“适销对路”的针对性服务。利用共享工程、数字图书馆推广工程、文化惠农工程“三网”平台,进行业务培训,建立帮扶关系,进行精准的“订单式”、“菜单式”服务。同时,应将线上服务与线下服务,流动服务和集中服务有机结合。四是建立健全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数字资源服务机制,引入竞争机制,推动服务社会化发展。
  5.加强专业人才队伍建设。一是稳定基层现有数字文化惠农服务从业人员队伍,充分发挥各类公益性岗位人员作用。特别是要加强对村级文化协管员队伍的管理,稳步推进数字文化惠农服务队伍培训上岗制度,全面提高从业人员素质,完善服务人才激励和保障机制。二是进一步加强数字文化惠农服务专业人才队伍建设。重点引进一批懂数字资源的数字文化惠农服务专业技术人才,充实到乡镇综合文化站(中心)等基层单位。
( 作者:刘德辉 李晓龙 战舰 )